第62章 鬼窝

山路盘曲,青石铺道也绵延难行。

就是路途陡峭,上山不易。

进了露天的义庄,一流排着二十多具尸体,有商人打扮,乞丐扮相,脱帽的更夫,溺死的婢女,大肚胯下淌血的孕妇。无一例外嘴里塞着豆腐。

“鬼吃豆腐”

应当有行家在此。

这些尸体上都有怨气,尸体含一口怨气,正是僵尸由来条件。

豆腐镇住善魂恶魄,再等勾魂的黑白无常来,捎带脚清了怨气,也就没问题了。

何成扫了一眼把露天义庄的景全收进眼里,迈步走到列着的棺材前。

一列二十口棺材,两头垫着长条凳。

棺材不触地,不接地气,死尸不活。

何成抬手捏住棺材盖,彤红的棺材盖像豆腐渣,五根手指头轻巧钻进去,一掀!

“吼!”

一具尸跳起来,惨白的脸,铁青的嘴,烂舌瞪目。

“躺下!”

一拳凿在尸体胸口窝,硬挺的尸体顿时泄了气,软踏踏的瘫在棺材里。

棺盖压上,何成又转头到第二副棺材。

他是来了这地方才发觉,青海最爱睡棺材,估计就在这些棺材其中之一躺着!

……

棺材里,青海心脏砰砰乱跳,嘴里含了一口黄酒,手掐着法印,静等掀棺的人靠近。

声音越靠越近,两三个难缠的家伙也被轻巧制服了。

来者不善!

哐当,棺材盖一晃悠。

来了!

青海见了亮光顺着棺材缝刺进来,鼓如蛙腮,一口酒喷出水雾!

嗤!

杀个正面,青海喜字还没提上眉梢,就听气恼声“青海道友,买卖不成仁义在,你也不用口水喷我吧!”

面前光着膀子,一脸水渍的,长发及腰唯有顶上秃滑光亮。

“钱道友!你怎么在这儿?”

青海一愣,糙声如牛满是不解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!”

钱真人叹气道:“我碰碰到了一头白毛僵,喝!好凶!被打的屁滚尿流,使了金蝉脱壳的法门才逃开”

“这么厉害?”

青海皱眉,粗黑的眉毛配上国字脸,话语间让人信任。

“刚我演算,有大祸上门!现在听钱道友一言,应当是你说的那头僵尸了!”

“我来找你为的就是这事儿!”

钱真人义正言辞说道:“我们不能坐视僵尸横行危害百姓”

“钱道友,你还惦记着自己生意啊,我说了这地方你愿意来降妖除魔造福一方求之不得,不过我帮人从不收费,也是不会走的”

两人本事差不多,一个赚钱,一个免费,钱真人业务拓宽到这儿也没难接到生意。

“一切还是除僵尸为上!”

钱真人故意跑一趟,没成功自然是心里遗憾,不过他还有一丝念想,如果打出名声,十里八村认他钱真人的名号,照样财源滚滚!

“快四更天了,天一亮僵尸也不敢作恶,明天正午我们起坛作法,找那头僵尸吧”

“本该如此!”

……

“哐当”

最后一口棺材被掀开,棺材底的人形烂肉招了苍蝇,棺材盖一打开像开了笼子,苍蝇成群结队窜上天。

也有几只不知死活往何成身上飞,碰了他的皮,啪嗒啪嗒下饺子般落在地上,死了一片。

“都没有,难道是找错了地方?”

何成转身,露天的义庄忽吹起血风。

头顶月光蒙上了黑布,烧着的纸钱、宝烛顿时熄灭,由远及近,逐一熄灭。

“嘶~!”

一匹白马打着响鼻,上面骑着披玄端礼服,缁衪纁裳,白绢单衣,赤色履。

白马后跟敲锣打鼓,唢呐器响,吹的是丧葬曲儿,人人脸上却还喜洋洋。

再往后是血红八抬大轿,轿夫拴红带,带喜字帽,白脸红腮。

鬼迎亲!

“你!你!你!”

新郎驱马来了何成面前,指着棺材手指肚打颤“为何掀了我叔叔婶婶,姨婆姨夫的房!还有我祖奶年寿过百,你怎么忍心!”

何成抬拳砸在马背,掐住马脖子一折。昂头大马像纸糊的被他翻来折去,窝成一团丢在地上,原来是一匹纸马!

没了马,男人轻飘飘落地,指甲盖蹿三尺红,青面獠牙,化作了恶鬼。

“我要你的命!啊!”

“噌——!”一声,何成抬手,短平指甲快如刀,切掉了新郎官脑袋,一脚踩在他胸口,碾着地上左右一蹭,新郎官变作了黑烟散去。

“杀了他,给东家报仇!”

敲锣打鼓,吹唢呐抗轿子的,一窝蜂朝何成涌来。

正面撞上拳头,有一个算一个,统统变成了纸人,撞地变成纸灰飘洒远了。

“这人怎么这样啊!”

“对啊,坏人喜事,损阴德的!”

何成再抬眼,露天义庄躺着的尸体统统消失了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个活人。

指着他小声私语。

“原来闯到了鬼窝里”

何成往前走,既然惹了鬼,他不怕再多拉些仇恨,抬手撕开红轿子拽出来个凤冠霞帔的新娘,抢了新郎的活儿,掀开了红盖头。

惨白的脸娇滴滴,瓜子脸蛋丹凤眼,长相精致,真是我见犹怜。

“公子~,小女子巧翠儿,今日不幸被潘家恶坟众鬼欺辱到头上……”

红唇朱口柔声说着话,长着白毛的巴掌“啪”从头顶砸下来,裹着尸气的一掌顿时将新娘打的魂飞魄散。

“僵尸都敢骗?鬼话连篇!”

何成转头看向周遭,那群鬼各做各的,仿若没瞅见他的行为。他也懒得找这些鬼的麻烦,都是些头七鬼,要么怨气在喉,阴寿未尽。全杀了也没几点经验,和普通人一样。

“羊杂碎嘞,羊肉汤~”

“烧饼馒头大饼子诶~”

下了山,外面铺开一个集市。

挑担子的老头前头桶里放着肉汤,后面挑着一篓子面食。

老头遇见了何成,躲了两步。

他强几分,鬼自然避着。

何成控制着尸气烧眼,蒙了他感知的阴气散开,老头担子挑着的东西这才现出原形,前头桶里是血汤。。。

“老伯,你这多少钱一碗?”

一个身穿单衣的小孩儿被肉汤留住了脚步。

是活人!

后面许多的大小鬼,各个露出了青面惨脸,口水哗啦啦下淌。

还有个断头鬼,脑袋飘到男孩儿头顶上。不过被卖羊肉汤的老头一瞪眼,缩了回去。

“下雨了吗?”

男孩儿怪异的抬头,摸着脑门上的粘稠水滴。

“今天看你面善,像我家里的孙子,喝碗汤吧,不要钱!”

老头转身拿起一个痰盂,舀一勺带脚趾的血汤,又抓了两个小孩儿脑袋摆上,递给男孩儿。

慈眉善目笑着:“赶紧趁热吃吧,不够我再给你盛”

喜欢重生僵尸至尊请大家收藏:()重生僵尸至尊新更新速度最快。